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上遥远的光影记轶

童心未泯拾旧梦,微单携伴摄天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  

2014-10-15 19:16:23|  分类: 尘世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
在布达佩斯的安德拉什大街尽头,宽阔的广场上,耸立着一座雄伟的匈奴迁徙800年纪念碑。纪念碑前敬奉着鲜花。其塑像不但雕刻得写实细腻,同时又韵涵着一种得意的潇洒。特别是位于中间的部落首领阿尔帕德,他的两撇山羊胡子,画龙点睛地传神了这位首领,东方式的骠悍与风度。

匈奴人的骁勇善战,世人皆知,曾使汉武帝以前的中原百姓,吃尽了苦头。史载,中原历朝与匈作战中,败多胜少。但在公元前119年的漠北决战之中,汉将霍去病孤军奔袭两千余里,深入漠北大原。以一万五千人的损失代价,斩敌七万余人,虏王爷国相等八十多人,并在肯特山举行祭天大典。是夜,火光映红了长空,歌声传百余里地。从此“匈奴远遁,漠南无王庭”。

记得当年读初中时,那位带着福建口音的历史老师讲到此时,容光焕发,令我们年青的学子,都热血沸腾,久久难忘。在创造颠峰之战的两年之后,霍却长眠于茂陵。

据说遭此毁灭性打击之后,匈奴人的其中一支,向西跨越中亚,一路迁徙,一路征战,终于饮马多脑河畔,时光已经过去了二百多年,人数亦仅存两万余人,不能再打了。在与当地欧人部落的交往之中,通婚融合,扎根于此。

“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”。多脑河之水,穿越漫漫的历史长河,静静地流去。我站在雄伟的“匈奴迁徙800年纪念碑”前,感慨历史的惊心动魄,感慨历史的时光无情。

遥望东方,回眸咸阳的茂陵,今日霍去病的坟顶上,不知何人,不知为何,偏偏要去筑一个亭子,弄得人人皆可去踩踏,去登高,去观景。时有发生旅行团拥挤,老人吐痰,小孩撒尿,中年人丢可乐罐的乱象,实在令人叹惜。

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 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 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 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 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 
从布达佩斯回眸咸阳 - 海上遥远 - 海上遥远的光影空间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